关注2022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很纠结要不要继续一年又一年的写这篇文章,现在资讯发达,曲目单一出,网上马上就有铺天盖地的评论文章,不少还是很专业和深入的。相比之下,我这篇既不及时又不专业,实属鸡肋。不过年纪大了,比较喜欢传统和怀旧,所以还是借着“传统”的名义,继续为这场“传统”的演出写一些文字吧。

2022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是人称“姨母”的丹尼尔·巴伦博伊姆,这是他继2009年和2014年以后,第三次登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实事求是地说,巴伦博伊姆在新年音乐会上的前两次亮相并没有给我留下过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

官方的CD封面还没有公布,转载一个贴吧上吧友自己制作的“山寨版”CD封面
(https://tieba.baidu.com/p/7176965249)

上半场

  • 01 – Josef Strauss – Phönix-Marsch; op. 105 – 凤凰进行曲 *
  • 02 – Johann Strauss II – Phönix-Schwingen; Walzer; op. 125 – 凤凰的翅膀圆舞曲
  • 03 – Josef Strauss – Die Sirene; Polka Mazur; op. 248 – 警笛波尔卡 *
  • 04 – Joseph Hellmesberger Jr. – Kleiner Anzeiger; Galopp; op.4 – 小广告商加洛普
  • 05 – Johann Strauss II – Morgenblätter; Walzer; op. 279 – 晨报圆舞曲
  • 06 – Eduard Strauss – Kleine Chronik; Polka schnell; op. 128 – 编年简史快速波尔卡 *

下半场

  • 07 – Johann Strauss II – Die Fledermaus; Overtüre – 蝙蝠序曲
  • 08 – Johann Strauss II – Champagner-Polka; op. 211 – 香槟波尔卡
  • 09 – Carl Michael Ziehrer – Nachtschwärmer; Walzer; op. 466 – 夜晚狂欢者圆舞曲 *
  • 10 – Johann Strauss II – Persischer Marsch; op. 289 – 波斯进行曲
  • 11 – Johann Strauss II – Tausend und eine Nacht; Walzer; op. 346 – 一千零一夜圆舞曲
  • 12 – Eduard Strauss – Gruss an Prag; Polka française; op. 144 – 向布拉格致敬法兰西波尔卡
  • 13 – Joseph Hellmesberger Jr. – Heinzelmännchen; Charakterstück – 小精灵(侏儒)之舞 *
  • 14 – Josef Strauss – Nymphen-Polka; Polka française; op. 50 – 丛林中的仙女波尔卡 *
  • 15 – Josef Strauss – Sphärenklänge; Walzer; op. 235 – 天体乐声圆舞曲

加演

  • 16 – Johann Strauss II – Auf der Jagd; Polka schnell; op. 373 – 狩猎波尔卡
  • 17 –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18 –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音乐会上半场的开场曲是约瑟夫的凤凰进行曲,这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历史上第一次选用约瑟夫的进行曲作为开场曲目。接下来的凤凰的翅膀圆舞曲与开场曲构成了一个小小的“凤凰”主题,这个圆舞曲曾经在1996年马泽尔指挥的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这两首“凤凰”曲子其实风格和意境还是差别挺大的,尤其是凤凰的翅膀圆舞曲旋律中还透露着一丝丝的阴沉,跟新年音乐会刚开场的快乐气氛有点点不搭。

好在接下来的两首曲子都是节奏欢快的曲子,能把气氛重新调节回去。其中的小广告商加洛普舞曲曾经在1998和2008年上演过,它的旋律有一种不断向前冲的动力,记忆忧新。接下来的晨报圆舞曲则又把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下,这首曲子微微跳动的开头,给听众展开了一幅阳光明媚的清晨图景。之后,上半场音乐会在激动的快速波尔卡舞曲中结束。整个上半场的安排,除了第二个圆舞曲不是那么令人满意以外,其它的曲目是新曲旧曲结合,舒张有度,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

音乐会的下半场,从大俗曲《蝙蝠序曲》开始,这已经是这个曲子至少第18次出现在新年音乐会的现场了,前面也不乏大师们的经典演绎,包括卡拉扬在1987年指挥的版本。接下来的香槟波尔卡首次出现在2004年穆蒂指挥的音乐会上,那一年直播时,为这首曲子配上了幽默的芭蕾舞,让人忍俊不禁。

奥地利作曲家卡尔·米夏埃尔·齐雷尔的作品也曾经多次入选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2022年是齐雷尔逝世100周年,姨母特别选择了他的一首《夜晚狂欢者圆舞曲》。接下来的几首曲子,似乎都挺平淡,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想说的。一直到13首《小精灵的舞蹈》,嗯?2019年姨母不是刚刚才演过《小精灵之舞》么?又来?仔细看了看德语的曲名,才确认这是两个不同的曲子。可能这个曲目的名字应该翻译成《侏儒之舞》会更合适。央视版曲目单的乱译曲名行为也是多年来传统了。

正式演出曲目中的最后一首,也是被广大网友吐槽的最多的,就是旋律优美的大俗曲《天体乐声》了,它跟《蝙蝠序曲》一样,也是至少第18次出现在新年音乐会的现场了,更重要的是,2019年蒂勒曼刚刚演过这个曲子,而姨母自己指挥的2009年新年音乐会上他也演过这个曲子。不过他是首次亮相时就演了这个曲子,所以不需要被“天体乐声大魔咒”所困。所谓“天体乐声大魔咒”,是指乐迷的调侃总结的一个规律:如果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家没有在首次登台时就演这个曲子,未来只要演过这个曲子,就不会再有机会出现在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上了,比如波斯科夫斯基、克莱伯、扬松斯和莫斯特都曾被这个“魔咒”命中。

加演曲目的第一首是狩猎波尔卡,又是一首至少18进宫的大俗曲,不知道姨母会不会在这个曲子里加上些什么噱头。再加上最后两首传统加演曲目,整场新年音乐会的最后半小时基本上都是在“炒冷饭”中度过的,这可能是这场音乐会曲目安排上最大的败笔了。

目前还有一些小道消息说,音乐会下半场中会出现西班牙马术学校的利皮扎马的马术表演。这些气质高贵、有灵性的马1987年首次亮相卡拉扬指挥的新年音乐会,后来也多次出现,已经是乐迷们的老朋友了。

2021年新年音乐会,由于COVID-2019的影响,指挥穆蒂不得不对着空空荡荡的金色大厅完成演出。目前尚不得知2022年是否会继续空场演出,但新年音乐会向全人类的传达的新年美好祝愿一直不会变。新的一年从美好的音乐开始。

关注2021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2021年,我们又将与新年音乐会的老朋友里卡尔多·穆蒂见面了。穆蒂1993年第一次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1997、2000、2004、2018又多次登台,加上这一次,他将成为1987年以来登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台次数最多的一位指挥家。他的指挥风格清新洒脱,在选曲方面也别具一格。2021年也是他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的第30个年头。

2019年1月23日穆蒂携CSO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演出(BD4REX提供)
2019年1月23日穆蒂携CSO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演出(BD4REX提供)

今年中央电视台成为第一个宣布曲目单的渠道,VPO官网也在不久以后发布了正式的曲目单。

上半场

  • 01 – Franz von Suppé – Fatinitza-Marsch – 法蒂尼察进行曲 *
  • 02 – Johann Strauss II – Schallwellen; Walzer; op. 148 – 回声圆舞曲 *
  • 03 – Johann Strauss II – Niko-Polka; op. 228 – 尼科波尔卡
  • 04 – Josef Strauss – Ohne Sorgen; Polka schnell; op. 271 – 别再忧虑快速波尔卡
  • 05 – Carl Zeller – Grubenlichter; Walzer – 矿灯圆舞曲 *
  • 06 – Carl Millöcker – In Saus und Braus; Galopp – 尽情享受加洛普 *

下半场

  • 07 – Franz von Suppé – Ouvertüre zu “Dichter und Bauer” – 诗人与农夫序曲
  • 08 – Karl Komzák – Bad’ner Mad’in Waltz; op. 257 – 巴登姑娘圆舞曲 *
  • 09 – Josef Strauss – Margherita-Polka; op. 244 – 玛格丽特波尔卡 *
  • 10 – Johann Strauss I – Venetianer-Galopp; op. 74 – 威尼斯人加洛普 *
  • 11 – Johann Strauss II – Frühlingsstimmen; Walzer; op. 410 – 春之声圆舞曲
  • 12 – Johann Strauss II – Im Krapfenwald’l; Polka française; op. 336 – 在克拉芬得森林法兰西波尔卡
  • 13 – Johann Strauss II – Neue Melodien-Quadrille; op. 254 – 新旋律四对舞曲
  • 14 – Johann Strauss – Kaiser-Walzer; op. 437 – 皇帝圆舞曲
  • 15 – Johann Strauss II – Stürmisch in Lieb’ und Tanz; Polka schnell; op. 393 – 激烈的爱情与舞蹈快速波尔卡

加演

  • 16 – Johann Strauss II – Furioso-Polka; op. 260 – 激情波尔卡
  • 17 –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18 –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七首新曲在历史上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这次穆蒂选取了三位“偏门”的作曲家的作品:卡尔·采勒、卡尔·米勒凯和卡雷尔·科姆扎克的作品都是第一次入选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

上半场的曲目中除了新曲,剩下的两首一首是已经在新年音乐会上多次演奏的《别再忧虑》,这首乐曲非常欢快,曲调里充满了乐观阳光的情绪。另一首《尼科波尔卡》则仅在2003年哈农库特指挥的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这个曲子的情绪则比较紧张,不知道是不是与哈农库特“节拍器”式的指挥风格有关,期待穆蒂的演绎。

苏佩的序曲有不少都很适合作为开场曲,所以新年音乐会上常常用他的作品作为开场曲,不过这次上下两个半场都以他的作品开场还是第一次。下半场开场的《诗人与农夫》在新年音乐会上也是第二次与听众见面,上一次还是1984年马泽尔指挥的版本。由于1984-1986年音乐会的实况录音从来没正式出版过CD,所以很多人对这个曲子并不是那么熟悉。不过2015年出版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75周年曲目合集的CD中收录了这个曲子,如果已经不记得这个曲子的同学可以找出来复习一下。

听完下半场的三个新曲子,整场音乐会又将进入怀旧模式,下半场的后半场曲子大都是在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多次的曲子。《春之声》要属1987年卡拉场指挥的人声版本最为经典。《在克拉芬得森林》中模仿各种动物的声音让人耳目一新。《新旋律四对舞曲》似乎只在1998年梅塔指挥的新年音乐会出现过一次,不过也许是因为这一年的音乐会的录音我听过了太多次,所以对它的旋律还是非常熟悉。《皇帝》是已经登台八次的老朋友,旋律中透露着一种王者风范。值得一提的是,这场音乐会中,除了最后两首加演曲目以外,不管是新曲子还是旧曲子,都是穆蒂的在新年音乐会上的“第一次”,79岁的他还坚持挑战自己,为听众带来新的体验,非常让人敬佩。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期待相似的新年音乐会,带来不同的新的一年。

关注2020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这篇文章半个月前写了个开头,一直没发出来,因为感觉没有太多想说的,但又不想放弃传统,颇为纠结。昨天,突然听到指挥大师杨松斯去世的消息,有点伤感。2006年杨松斯第一次指挥新年音乐会的演出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喜欢他热情奔放的指挥风格和洋溢着节日气氛的笑脸。人生无常,不能拖拉,赶紧加班加点把文章写完了。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上又将迎来一位新的指挥家——拉脱维亚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松斯。尼尔松斯是杨松斯的学生,人称“胖葱”。2017年10月,尼尔松斯曾携维也纳爱乐乐团在江苏大剧院演出过贝八和《英雄的生涯》,可惜当时一念之差没能去现场聆听,心存遗憾。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SONY录音的这几年的CD封面毫无看点,之前三年还引入了一些圆形、弧形的元素,今年则又是回到以前方方正正的风格。

  • 01 – Carl Michael Ziehrer – Ouvertüre zu “Die Landstreicher – 轻歌剧“流浪汉”序曲 *
  • 02 – Josef Strauss – Liebesgrüße. Walzer; op. 56 – 爱的问候圆舞曲 *
  • 03 – Josef Strauss – Liechtenstein-Marsch; op. 36 – 列支敦士登进行曲 *
  • 04 – Johann Strauss II – Blumenfest-Polka; op. 111 – 花节波尔卡
  • 05 – Johann Strauss II – Wo die Citronen blüh’n; Walzer; op. 364 – 柠檬花开的地方圆舞曲
  • 06 – Eduard Strauss – Knall und Fall. Polka schnell; op. 132 – 轰然倒下快速波尔卡 *
  • 07 – Franz von Suppé – Ouvertüre zu “Leichte Kavallerie“ – 轻骑兵序曲
  • 08 – Josef Strauss – Cupido; Polka française; op. 81 – 丘比特法兰西波尔卡 *
  • 09 – Johann Strauss II –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Walzer; op. 443 – 百万次的拥抱圆舞曲
  • 10 – Eduard Strauss – Eisblume; Polka mazur; op. 55 (Arr. W. Dörner) – 冰霜之花玛祖卡波尔卡 *
  • 11 – Josef Hellmesberger jur. – Gavotte – 加沃特舞曲 *
  • 12 – Hans Christian Lumbye – Postillon-Galopp; op. 16/2 (Arr. W. Dörner) – 驿站车夫加洛普 *
  • 13 – Ludwig van Beethoven – Zwölf Contretänze; WoO 14 (Auswahl) – 十二首乡村舞曲之第1、2、3、7、10、8号 *
  • 14 – Johann Strauss II – Freuet euch des Lebens; Walzer; op.340 – 享受生活圆舞曲
  • 15 – Johann Strauss II – Tritsch-Tratsch; Polka schnell; op. 214 – 闲聊波尔卡
  • 16 – Josef Strauss – Dynamiden. Walzer; op. 173 – 神秘引力圆舞曲
  • 17 – ?
  • 18 –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19 –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中包含了16首正式演出的曲目,其中有9首是第一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中的新曲目。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所以在下半场特别选择了贝多芬的一些舞曲作品,这是贝多芬的作品首次出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

16个曲目中小约翰的作品占了5个,不但都是以前演奏过的曲子,更惊人的是,其中4个曲目与1988年阿巴多指挥的新年音乐会的选择如出一辙,剩下一个《花节波尔卡》则曾经在1996年马泽尔指挥的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

新曲子主要是约瑟夫和爱德华作品。爱德华为施特劳斯家族中最小的一员,他的作品在新年音乐会上亮相的机会并不是非常多,这些曲子应该是这次音乐会的亮点之一。

除了施氏家族和先前提到的贝多芬,这次音乐会上还将出现苏佩、齐雷尔、赫尔梅斯伯格和伦拜的作品,这几位作曲家也是新年音乐会爱好者的老朋友了。尤其是苏佩的轻骑兵序曲,更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曲目,我很喜欢这首充满着朝气曲子。

新年音乐会要来了,也就快到了要跟这一年说再见的时候了。今年总共听了两场音乐会现场,一场是年初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穆蒂与芝加哥爱乐乐团的演出,另一场是在杭州大剧院雅尼克·涅杰-瑟贡与费城交响乐团的演出。与新年音乐会相比,这两场演出相对来说要严肃的多。综合考虑乐团、曲目、场地、观众等因素,总体感受前一场要更胜一筹。好的演出真不需要太多,期待明年还能有机会现场聆听高水平的音乐会。

关注2019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一年又快要过去了,又快要到了迎接新年、迎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时候。

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由德国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执棒,这是绰号“大熊”的他首次执棒新年音乐会。他是新年音乐会迎来的第17位指挥家,也是继克莱伯之后的第二位德国指挥家。

CD封面还没出,暂时只能配个指挥的图了:

斯蒂安·蒂勒曼

斯蒂安·蒂勒曼

上半场

01 – Carl Michael Ziehrer – Schönfeld-Marsch; op. 422 – ·勋菲尔德男爵进行曲 *

02 – Josef Strauss – Transactionen; Walzer; op. 184 – 交易圆舞曲 – 1981, 1993

03 – Joseph Hellmesberger jun. – Elfenreigen – 小精灵的舞蹈 – 2007

04 – Johann Strauss II – Express; Polka schnell; op. 311 – 特快列车快速波尔卡 *

05 – Johann Strauss II – Nordseebilder; Walzer; op. 390 – 北海风光圆舞曲 – 1998, 2005

06 – Eduard Strauss – Mit Extrapost; Polka schnell; op. 259 – 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 – 2000, 2016

下半场

07 – Johann Strauss II – Der Zigeunerbaron; Overtüre – 吉普赛男爵序曲 – 1987, 1992, 2009

08 – Josef Strauss – Die Tänzerin; Polka francaise; op. 227 – 舞女法兰西波尔卡 *

09 – Johann Strauss II – Künstlerleben; Walzer; op. 316 – 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 – 1989, 1999,  2002, 2006

10 – Johann Strauss II – Die Bajadere; Polka schnell; op. 351 – 印度舞伎快速波尔卡 – 1997, 2005, 2008

11 – Eduard Strauss – Opern-Soiree;  Polka francaise; op. 162 – 歌剧院晚会法兰西波尔卡 *

12-13 – Johann Strauss II – “Ritter Pásmán”, Evas Walzer und Csárdás – 伊娃圆舞曲 * & 查尔达什舞曲(选自轻歌剧《骑士帕斯曼》) – 1967, 1989, 2000, 2011

14 – Johann Strauss II – Ägyptischer Marsch; op. 335 – 埃及进行曲 – 1993, 2014

15 – Joseph Hellmesberger jun. – Entr’acte Valse – 幕间圆舞曲 *

16 – Johann Strauss II – Lob der Frauen; Polka Mazur; op. 315 – 赞美女人玛祖卡波尔卡 – 2003, 2006

17Josef Strauss – Sphärenklänge; Walzer; op. 235 – 天体乐声圆舞曲 – 1954, 1964, 1979, 1980, 1983, 1987, 1992, 2004, 2009, 2013

18 – Johann Strauss II – Im Sturmschritt; Polka schnell; op. 348 – 飞奔快速波尔卡 – 1990, 2004, 2016

加演

19 – – ?

20 –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21 –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从目前看到的曲目单上,2019年的新年音乐会将演出6位作曲家的20首曲目,可能还会有一首未公布的加演曲目(原因是虽然飞奔快速波尔卡也很适合作为加演曲目,但是按惯例一般不会以圆舞曲作为正式曲目的最后一首,所以推测在飞奔后面应该还有一首快速波尔卡才是加演第一首)。除了施氏家族的四位成员,另外两位作曲家的名字也是新年音乐会爱好者所耳熟能详的:齐雷尔和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2019年是作曲家弗兰兹·冯·苏佩诞辰200周年,苏佩也是新年音乐会老朋友了,他的著名作品《轻骑兵序曲》曾两次入选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今年没有选择他的作品纪念他的诞辰可谓是不按套路出牌。

音乐会的上半场,有两首新曲子,《特快列车波尔卡》是其中的一首,上半场另外还有一首《特快邮车》也是火车体裁的。在施特劳斯的时代,正是火车刚刚开始蓬勃发展的时代,所以他们有不少作品是有关火车的。还记得十多年前在深夜在南京站拍摄9列进京直达特快列车过站视频,后期制作时,我就选用了几首施特劳斯的与火车相关的作品作为背景音乐,很是应景。

下半场是经典怀旧时间,除了4首新曲以外,其它的曲子都是在新年音乐会上多次演出的经典曲目。其中我比较期待的是《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和《查尔达什舞曲》,前者旋律优美,后者节奏奔放,都曾经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于《天体乐声》,这个曲子的旋律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可这个曲子实在是演出次数太多了,经典的演绎也很多,所以反倒是没有太多期待。这就像是加演的最后那两首,刚开始听新年音乐会时,前面的曲目都不重要,就等着听这两首。而现在,这两首倒像是看完电影以后的字幕了——当然,不是说它们不重要,我看电影也是从来都是要把字幕完整看完的,如果没有它们,这就不是一场完整的新年音乐会(2005年新年音乐会是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

这年头,资讯太发达了。早年想了解新年音乐会的相关信息,中央电视台的专题和直播几乎是唯一的渠道。而现在,就因为我没有在看到曲目单的第一时间就写完这篇文章,没过几天,网上类似体裁的文章已经是铺天盖地,一篇比一篇专业,一篇比一篇挖掘的深入。如果我再把别人写过的东西再抄一遍,意义也不大。收笔了。

最后提供一点相关的链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探索:

关注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在2018年的新年音乐会上,我们将迎来一张熟悉的老面孔,他就是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穆蒂1993年第一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后来又指挥了1997年、2000年和2004年的新年音乐会,2018年他将第5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

实话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非常喜欢他,1997年我是第二次看新年音乐会的直播,看到穆蒂时,我不自觉地把他与前一年的指挥洛林‧马泽尔进行了比较,相比马泽尔生动的演出,穆蒂的演出显得要严肃一些,与新年的节日气氛有点格格不入。2000年没有看直播,看录播时就没了新年的气氛,加上开场那平淡如水的《大河圆舞曲》,这一年的音乐会也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倒是2004年的那一次,穆蒂选择的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曲目,让我改变了对他的印象。但是那段时间有传闻说穆蒂已经表态以后不会再上新年音乐会,便只能放弃了对他的期待。所以,当年初时得知穆蒂会指挥2018年新年音乐会时,颇是激动了一番。穆蒂此次登台,也破解了传说中的“天体乐声大魔咒”——在新年音乐会历史上,波斯科夫斯基、卡拉扬、克莱伯这几位大师在演完这个曲子以后就都没有再上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了,而穆蒂恰巧在2004年时选择过这个曲目。

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来看曲目单:

  • 01 Johann Strauss II – Einzugsmarsch aus ‘Der Zigeunerbaron’ – 入城式进行曲,选自《吉普赛男爵》
  • 02 Josef Strauss II – Wiener Fresken; Walzer; op. 249 – 维也纳壁画圆舞曲 *
  • 03 Johann Strauss II – Brautschau-Polka; op. 417 – 相亲波尔卡(选自《吉普赛男爵》) *
  • 04 Johann Strauss II – Leichtes Blut; Polka schnell; op. 319 – 轻如鸿毛快速波尔卡
  • 05 Johann Strauss I – Marien-Walzer; op. 212 – 玛丽安圆舞曲 *
  • 06 Johann Strauss I – Wilhelm-Tell-Galopp; op. 29b – 威廉退尔加洛普 *
  • 07 Franz von Suppé – Boccaccio; Ouvertüre – 薄伽丘序曲 *
  • 08 Johann Strauss II – Myrtenblüten; op. 395 – 桃金娘花冠圆舞曲 *
  • 09 Alphons Czibulka – Stephanie-Gavotte; op. 312 – 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 *
  • 10 Johann Strauss II – Freikugeln; Polka schnell; op. 326 – 魔弹快速波尔卡
  • 11 Johann Strauss II – Geschichten aus dem Wienerwald; Walzer; op. 325 –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
  • 12 Johann Strauss II – Fest-Marsch; op. 452 – 庆典进行曲
  • 13 Johann Strauss II – Stadt und Land; Polka Mazur; op. 322 – 城市与乡村玛祖卡波尔卡
  • 14 Johann Strauss II – Maskenball-Quadrille; op. 272 – 假面舞会四对舞
  • 15 Johann Strauss II – Rosen aus dem Süden; Walzer; op. 388 – 南国玫瑰圆舞曲
  • 16 Josef Strauss – Eingesendet; Polka schnell; op. 240 – 读者来信快速波尔卡
  • 17 ?
  • 18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19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这次的新年音乐会选择了19个曲子,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数字,不至于让穆蒂像2004年时那样赶场子。除了目前未知的第一个加演曲目,穆蒂选择了7首从未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的全新的曲目,其中还包括阿尔冯斯·齐布尔卡(Alphons Czibulka)的一首加沃特舞曲,他是一位奥地利的军人、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

开场的入城式进行曲是新年音乐会的常客,看到这个标题,我的耳边就响起了它的旋律,好像新一年的音乐会就这样开始了,非常期待。

接下来就是两个新的曲子,不过相亲波尔卡是选自大家耳熟能详的轻歌剧《吉普赛男爵》,所以里面会有一些熟悉的旋律出现。

轻如鸿毛快速波尔卡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4次,最近的一次是2003年哈农库特指挥的,这个曲子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它的旋律一点也不“轻如鸿毛”,尤其是在被誉为“节拍器”的哈农库特演绎下,更是激烈无比,不知道穆蒂会给我们带来如何的感受。

音乐会上半场以老约翰的两首新曲子收尾,而下半场则以苏佩、约翰和齐布尔卡的三个新曲子开场,新曲子如此集中的出现,一定会成为本场音乐会最为吸引人的部分。

新曲子都演完以后,音乐会就进入了怀旧与经典的篇章。魔弹快速波尔卡,曾经在阿巴多指挥的1991年新年音乐会和巴伦博伊姆指挥的2009年新年音乐会中出现过,是一首适合加入“噱头”的曲子,不过这次把它放在下半场还未到高潮的时段,很可能就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了。

旋律优美的维也纳森林圆舞曲则是新年音乐会的常客,已故的洛林‧马泽尔就多次选择了这个曲目,并自己拿起小提琴,演奏其中的独奏部分。这个曲子中还选用了一种奥地利的民间乐器——齐特尔琴,音色很特别。

庆典进行曲虽然只在1996年作为开场曲在新年音乐会上亮相过一次,它却是一首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曲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新年音乐会时听到的第一个曲子。有着这样的情怀加成,这首曲子成为2018年新年音乐会中我最期待的曲子之一。

乡村和城市以及假面舞会,也都曾经在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却不是常客。其中假面舞会只在阿巴多指挥的1988年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阿巴多指挥过两次新年音乐会,选曲风格都很特别,也带来了不少争议,2018年是阿巴多诞辰85周年,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穆蒂才特别选择了两首阿巴多指挥过曲子。

南国玫瑰和读者来信,这两个曲子我都很熟悉,在新年音乐会上也出现过数次,其中读者来信穆蒂曾经在1997年选择过。穆蒂在16个正式演出曲目中,只炒了自己指挥过的一首冷饭,为他点个大大的赞。

十四年未见,非常期待穆蒂的再次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