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在2018年的新年音乐会上,我们将迎来一张熟悉的老面孔,他就是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穆蒂1993年第一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后来又指挥了1997年、2000年和2004年的新年音乐会,2018年他将第5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

实话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非常喜欢他,1997年我是第二次看新年音乐会的直播,看到穆蒂时,我不自觉地把他与前一年的指挥洛林‧马泽尔进行了比较,相比马泽尔生动的演出,穆蒂的演出显得要严肃一些,与新年的节日气氛有点格格不入。2000年没有看直播,看录播时就没了新年的气氛,加上开场那平淡如水的《大河圆舞曲》,这一年的音乐会也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倒是2004年的那一次,穆蒂选择的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曲目,让我改变了对他的印象。但是那段时间有传闻说穆蒂已经表态以后不会再上新年音乐会,便只能放弃了对他的期待。所以,当年初时得知穆蒂会指挥2018年新年音乐会时,颇是激动了一番。穆蒂此次登台,也破解了传说中的“天体乐声大魔咒”——在新年音乐会历史上,波斯科夫斯基、卡拉扬、克莱伯这几位大师在演完这个曲子以后就都没有再上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了,而穆蒂恰巧在2004年时选择过这个曲目。

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来看曲目单:

  • 01 Johann Strauss II – Einzugsmarsch aus ‘Der Zigeunerbaron’ – 入城式进行曲,选自《吉普赛男爵》
  • 02 Josef Strauss II – Wiener Fresken; Walzer; op. 249 – 维也纳壁画圆舞曲 *
  • 03 Johann Strauss II – Brautschau-Polka; op. 417 – 相亲波尔卡(选自《吉普赛男爵》) *
  • 04 Johann Strauss II – Leichtes Blut; Polka schnell; op. 319 – 轻如鸿毛快速波尔卡
  • 05 Johann Strauss I – Marien-Walzer; op. 212 – 玛丽安圆舞曲 *
  • 06 Johann Strauss I – Wilhelm-Tell-Galopp; op. 29b – 威廉退尔加洛普 *

 

  • 07 Franz von Suppé – Boccaccio; Ouvertüre – 薄伽丘序曲 *
  • 08 Johann Strauss II – Myrtenblüten; op. 395 – 桃金娘花冠圆舞曲 *
  • 09 Alphons Czibulka – Stephanie-Gavotte; op. 312 – 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 *
  • 10 Johann Strauss II – Freikugeln; Polka schnell; op. 326 – 魔弹快速波尔卡
  • 11 Johann Strauss II – Geschichten aus dem Wienerwald; Walzer; op. 325 –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
  • 12 Johann Strauss II – Fest-Marsch; op. 452 – 庆典进行曲
  • 13 Johann Strauss II – Stadt und Land; Polka Mazur; op. 322 – 城市与乡村玛祖卡波尔卡
  • 14 Johann Strauss II – Maskenball-Quadrille; op. 272 – 假面舞会四对舞
  • 15 Johann Strauss II – Rosen aus dem Süden; Walzer; op. 388 – 南国玫瑰圆舞曲
  • 16 Josef Strauss – Eingesendet; Polka schnell; op. 240 – 读者来信快速波尔卡
  • 17 ?
  • 18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19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这次的新年音乐会选择了19个曲子,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数字,不至于让穆蒂像2004年时那样赶场子。除了目前未知的第一个加演曲目,穆蒂选择了7首从未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的全新的曲目,其中还包括阿尔冯斯·齐布尔卡(Alphons Czibulka)的一首加沃特舞曲,他是一位奥地利的军人、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

开场的入城式进行曲是新年音乐会的常客,看到这个标题,我的耳边就响起了它的旋律,好像新一年的音乐会就这样开始了,非常期待。

接下来就是两个新的曲子,不过相亲波尔卡是选自大家耳熟能详的轻歌剧《吉普赛男爵》,所以里面会有一些熟悉的旋律出现。

轻如鸿毛快速波尔卡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4次,最近的一次是2003年哈农库特指挥的,这个曲子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它的旋律一点也不“轻如鸿毛”,尤其是在被誉为“节拍器”的哈农库特演绎下,更是激烈无比,不知道穆蒂会给我们带来如何的感受。

音乐会上半场以老约翰的两首新曲子收尾,而下半场则以苏佩、约翰和齐布尔卡的三个新曲子开场,新曲子如此集中的出现,一定会成为本场音乐会最为吸引人的部分。

新曲子都演完以后,音乐会就进入了怀旧与经典的篇章。魔弹快速波尔卡,曾经在阿巴多指挥的1991年新年音乐会和巴伦博伊姆指挥的2009年新年音乐会中出现过,是一首适合加入“噱头”的曲子,不过这次把它放在下半场还未到高潮的时段,很可能就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了。

旋律优美的维也纳森林圆舞曲则是新年音乐会的常客,已故的洛林‧马泽尔就多次选择了这个曲目,并自己拿起小提琴,演奏其中的独奏部分。这个曲子中还选用了一种奥地利的民间乐器——齐特尔琴,音色很特别。

庆典进行曲虽然只在1996年作为开场曲在新年音乐会上亮相过一次,它却是一首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曲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新年音乐会时听到的第一个曲子。有着这样的情怀加成,这首曲子成为2018年新年音乐会中我最期待的曲子之一。

乡村和城市以及假面舞会,也都曾经在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却不是常客。其中假面舞会只在阿巴多指挥的1988年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阿巴多指挥过两次新年音乐会,选曲风格都很特别,也带来了不少争议,2018年是阿巴多诞辰85周年,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穆蒂才特别选择了两首阿巴多指挥过曲子。

南国玫瑰和读者来信,这两个曲子我都很熟悉,在新年音乐会上也出现过数次,其中读者来信穆蒂曾经在1997年选择过。穆蒂在16个正式演出曲目中,只炒了自己指挥过的一首冷饭,为他点个大大的赞。

十四年未见,非常期待穆蒂的再次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