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2019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一年又快要过去了,又快要到了迎接新年、迎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时候。

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由德国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执棒,这是绰号“大熊”的他首次执棒新年音乐会。他是新年音乐会迎来的第17位指挥家,也是继克莱伯之后的第二位德国指挥家。

CD封面还没出,暂时只能配个指挥的图了:

斯蒂安·蒂勒曼

斯蒂安·蒂勒曼

上半场

01 – Carl Michael Ziehrer – Schönfeld-Marsch; op. 422 – ·勋菲尔德男爵进行曲 *

02 – Josef Strauss – Transactionen; Walzer; op. 184 – 交易圆舞曲 – 1981, 1993

03 – Joseph Hellmesberger jun. – Elfenreigen – 小精灵的舞蹈 – 2007

04 – Johann Strauss II – Express; Polka schnell; op. 311 – 特快列车快速波尔卡 *

05 – Johann Strauss II – Nordseebilder; Walzer; op. 390 – 北海风光圆舞曲 – 1998, 2005

06 – Eduard Strauss – Mit Extrapost; Polka schnell; op. 259 – 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 – 2000, 2016

下半场

07 – Johann Strauss II – Der Zigeunerbaron; Overtüre – 吉普赛男爵序曲 – 1987, 1992, 2009

08 – Josef Strauss – Die Tänzerin; Polka francaise; op. 227 – 舞女法兰西波尔卡 *

09 – Johann Strauss II – Künstlerleben; Walzer; op. 316 – 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 – 1989, 1999,  2002, 2006

10 – Johann Strauss II – Die Bajadere; Polka schnell; op. 351 – 印度舞伎快速波尔卡 – 1997, 2005, 2008

11 – Eduard Strauss – Opern-Soiree;  Polka francaise; op. 162 – 歌剧院晚会法兰西波尔卡 *

12-13 – Johann Strauss II – “Ritter Pásmán”, Evas Walzer und Csárdás – 伊娃圆舞曲 * & 查尔达什舞曲(选自轻歌剧《骑士帕斯曼》) – 1967, 1989, 2000, 2011

14 – Johann Strauss II – Ägyptischer Marsch; op. 335 – 埃及进行曲 – 1993, 2014

15 – Joseph Hellmesberger jun. – Entr’acte Valse – 幕间圆舞曲 *

16 – Johann Strauss II – Lob der Frauen; Polka Mazur; op. 315 – 赞美女人玛祖卡波尔卡 – 2003, 2006

17Josef Strauss – Sphärenklänge; Walzer; op. 235 – 天体乐声圆舞曲 – 1954, 1964, 1979, 1980, 1983, 1987, 1992, 2004, 2009, 2013

18 – Johann Strauss II – Im Sturmschritt; Polka schnell; op. 348 – 飞奔快速波尔卡 – 1990, 2004, 2016

加演

19 – – ?

20 –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21 –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从目前看到的曲目单上,2019年的新年音乐会将演出6位作曲家的20首曲目,可能还会有一首未公布的加演曲目(原因是虽然飞奔快速波尔卡也很适合作为加演曲目,但是按惯例一般不会以圆舞曲作为正式曲目的最后一首,所以推测在飞奔后面应该还有一首快速波尔卡才是加演第一首)。除了施氏家族的四位成员,另外两位作曲家的名字也是新年音乐会爱好者所耳熟能详的:齐雷尔和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2019年是作曲家弗兰兹·冯·苏佩诞辰200周年,苏佩也是新年音乐会老朋友了,他的著名作品《轻骑兵序曲》曾两次入选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今年没有选择他的作品纪念他的诞辰可谓是不按套路出牌。

音乐会的上半场,有两首新曲子,《特快列车波尔卡》是其中的一首,上半场另外还有一首《特快邮车》也是火车体裁的。在施特劳斯的时代,正是火车刚刚开始蓬勃发展的时代,所以他们有不少作品是有关火车的。还记得十多年前在深夜在南京站拍摄9列进京直达特快列车过站视频,后期制作时,我就选用了几首施特劳斯的与火车相关的作品作为背景音乐,很是应景。

下半场是经典怀旧时间,除了4首新曲以外,其它的曲子都是在新年音乐会上多次演出的经典曲目。其中我比较期待的是《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和《查尔达什舞曲》,前者旋律优美,后者节奏奔放,都曾经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于《天体乐声》,这个曲子的旋律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可这个曲子实在是演出次数太多了,经典的演绎也很多,所以反倒是没有太多期待。这就像是加演的最后那两首,刚开始听新年音乐会时,前面的曲目都不重要,就等着听这两首。而现在,这两首倒像是看完电影以后的字幕了——当然,不是说它们不重要,我看电影也是从来都是要把字幕完整看完的,如果没有它们,这就不是一场完整的新年音乐会(2005年新年音乐会是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

这年头,资讯太发达了。早年想了解新年音乐会的相关信息,中央电视台的专题和直播几乎是唯一的渠道。而现在,就因为我没有在看到曲目单的第一时间就写完这篇文章,没过几天,网上类似体裁的文章已经是铺天盖地,一篇比一篇专业,一篇比一篇挖掘的深入。如果我再把别人写过的东西再抄一遍,意义也不大。收笔了。

最后提供一点相关的链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探索:

关注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在2018年的新年音乐会上,我们将迎来一张熟悉的老面孔,他就是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穆蒂1993年第一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后来又指挥了1997年、2000年和2004年的新年音乐会,2018年他将第5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

实话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非常喜欢他,1997年我是第二次看新年音乐会的直播,看到穆蒂时,我不自觉地把他与前一年的指挥洛林‧马泽尔进行了比较,相比马泽尔生动的演出,穆蒂的演出显得要严肃一些,与新年的节日气氛有点格格不入。2000年没有看直播,看录播时就没了新年的气氛,加上开场那平淡如水的《大河圆舞曲》,这一年的音乐会也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倒是2004年的那一次,穆蒂选择的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曲目,让我改变了对他的印象。但是那段时间有传闻说穆蒂已经表态以后不会再上新年音乐会,便只能放弃了对他的期待。所以,当年初时得知穆蒂会指挥2018年新年音乐会时,颇是激动了一番。穆蒂此次登台,也破解了传说中的“天体乐声大魔咒”——在新年音乐会历史上,波斯科夫斯基、卡拉扬、克莱伯这几位大师在演完这个曲子以后就都没有再上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了,而穆蒂恰巧在2004年时选择过这个曲目。

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2018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来看曲目单:

  • 01 Johann Strauss II – Einzugsmarsch aus ‘Der Zigeunerbaron’ – 入城式进行曲,选自《吉普赛男爵》
  • 02 Josef Strauss II – Wiener Fresken; Walzer; op. 249 – 维也纳壁画圆舞曲 *
  • 03 Johann Strauss II – Brautschau-Polka; op. 417 – 相亲波尔卡(选自《吉普赛男爵》) *
  • 04 Johann Strauss II – Leichtes Blut; Polka schnell; op. 319 – 轻如鸿毛快速波尔卡
  • 05 Johann Strauss I – Marien-Walzer; op. 212 – 玛丽安圆舞曲 *
  • 06 Johann Strauss I – Wilhelm-Tell-Galopp; op. 29b – 威廉退尔加洛普 *

 

  • 07 Franz von Suppé – Boccaccio; Ouvertüre – 薄伽丘序曲 *
  • 08 Johann Strauss II – Myrtenblüten; op. 395 – 桃金娘花冠圆舞曲 *
  • 09 Alphons Czibulka – Stephanie-Gavotte; op. 312 – 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 *
  • 10 Johann Strauss II – Freikugeln; Polka schnell; op. 326 – 魔弹快速波尔卡
  • 11 Johann Strauss II – Geschichten aus dem Wienerwald; Walzer; op. 325 –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
  • 12 Johann Strauss II – Fest-Marsch; op. 452 – 庆典进行曲
  • 13 Johann Strauss II – Stadt und Land; Polka Mazur; op. 322 – 城市与乡村玛祖卡波尔卡
  • 14 Johann Strauss II – Maskenball-Quadrille; op. 272 – 假面舞会四对舞
  • 15 Johann Strauss II – Rosen aus dem Süden; Walzer; op. 388 – 南国玫瑰圆舞曲
  • 16 Josef Strauss – Eingesendet; Polka schnell; op. 240 – 读者来信快速波尔卡
  • 17 ?
  • 18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19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这次的新年音乐会选择了19个曲子,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数字,不至于让穆蒂像2004年时那样赶场子。除了目前未知的第一个加演曲目,穆蒂选择了7首从未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的全新的曲目,其中还包括阿尔冯斯·齐布尔卡(Alphons Czibulka)的一首加沃特舞曲,他是一位奥地利的军人、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

开场的入城式进行曲是新年音乐会的常客,看到这个标题,我的耳边就响起了它的旋律,好像新一年的音乐会就这样开始了,非常期待。

接下来就是两个新的曲子,不过相亲波尔卡是选自大家耳熟能详的轻歌剧《吉普赛男爵》,所以里面会有一些熟悉的旋律出现。

轻如鸿毛快速波尔卡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4次,最近的一次是2003年哈农库特指挥的,这个曲子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它的旋律一点也不“轻如鸿毛”,尤其是在被誉为“节拍器”的哈农库特演绎下,更是激烈无比,不知道穆蒂会给我们带来如何的感受。

音乐会上半场以老约翰的两首新曲子收尾,而下半场则以苏佩、约翰和齐布尔卡的三个新曲子开场,新曲子如此集中的出现,一定会成为本场音乐会最为吸引人的部分。

新曲子都演完以后,音乐会就进入了怀旧与经典的篇章。魔弹快速波尔卡,曾经在阿巴多指挥的1991年新年音乐会和巴伦博伊姆指挥的2009年新年音乐会中出现过,是一首适合加入“噱头”的曲子,不过这次把它放在下半场还未到高潮的时段,很可能就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了。

旋律优美的维也纳森林圆舞曲则是新年音乐会的常客,已故的洛林‧马泽尔就多次选择了这个曲目,并自己拿起小提琴,演奏其中的独奏部分。这个曲子中还选用了一种奥地利的民间乐器——齐特尔琴,音色很特别。

庆典进行曲虽然只在1996年作为开场曲在新年音乐会上亮相过一次,它却是一首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曲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新年音乐会时听到的第一个曲子。有着这样的情怀加成,这首曲子成为2018年新年音乐会中我最期待的曲子之一。

乡村和城市以及假面舞会,也都曾经在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却不是常客。其中假面舞会只在阿巴多指挥的1988年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阿巴多指挥过两次新年音乐会,选曲风格都很特别,也带来了不少争议,2018年是阿巴多诞辰85周年,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穆蒂才特别选择了两首阿巴多指挥过曲子。

南国玫瑰和读者来信,这两个曲子我都很熟悉,在新年音乐会上也出现过数次,其中读者来信穆蒂曾经在1997年选择过。穆蒂在16个正式演出曲目中,只炒了自己指挥过的一首冷饭,为他点个大大的赞。

十四年未见,非常期待穆蒂的再次亮相。

关注2017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2017年将是我第22次收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直播。

2017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2017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 01 Franz Lehár – Nechledil Marsch aus der Operette Wiener Frauen – 内西雷迪尔进行曲(选自喜歌剧《维也纳的妇女》)
  • 02 Èmile Waldteufel – Les Patineurs; Walzer; op. 183 – 溜冰者圆舞曲
  • 03 Johann Strauss II – ‘s gibt nur Kaiserstadt, ‘s gibt nur Wien!; Polka; op. 291 – 只有帝国之都,只有维也纳(皇城)波尔卡 – 1997
  • 04 Josef Strauss – Winterlust; Polka schnell; op. 121 – 冬趣快速波尔卡 – 2005
  • 05 Johann Strauss II – Mephistos Hollenrufe; Walzer; op. 101 – 梅菲斯特的地狱圆舞曲 – 1995
  • 06 Johann Strauss II – So angstlich sind wir nicht!, op. 413 – 我们决不畏惧波尔卡 – 2009
  • 07 Franz von Suppé – Ouvertüre zu Pique Dame – 黑桃皇后序曲
  • 08 Carl Michael Ziehrer – Hereinspaziert!; Walzer; op. 518 – 闲庭信步圆舞曲 – 1979
  • 09 Otto Nicolai – Die lustigen Weiber von Windsor, Moon Choir – 月升小合唱(选自轻歌剧《愉快的温沙妇人》)
  • 10 Johann Strauss II – Pepita-Polka; op. 138 – 细花纹方格波尔卡
  • 11 Johann Strauss II – Rotunde-Quadrille; op. 360 – 圆形大厅四对舞
  • 12 Johann Strauss II – Die Extravaganten; Walzer; op. 205 – 奢靡圆舞曲
  • 13 Johann Strauss I – Indianer-Galopp; op. 111 – 印度人加洛普 – 2004
  • 14 Josef Strauss – Die Nasswalderin; Polka mazur; op. 267 – 纳斯瓦尔德的女孩玛祖卡波尔卡 – 1996
  • 15 Johann Strauss II – Auf zum Tanze!; Polka schnell; op. 436 – 跳舞吧快速波尔卡
  • 16 Johann Strauss II – Tausend und eine Nacht; Walzer; op. 346 – 一千零一夜圆舞曲 – 1992, 2005
  • 17 Johann Strauss II – Tik-Tak; Polka schnell; op. 365 – 提塔快速波尔卡 – 1979, 2002, 2012
  • 18 Eduard Strauss ? – ?
  • 19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
  • 20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2017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即将迎来首次登上该音乐盛事指挥台的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做为当代最为杰出的指挥家之一,80后的杜达梅尔也将成为有史以来新年音乐会上最年轻的指挥。

年轻的指挥家为这传统古老的音乐会带来了新的气息,这次音乐会正式演出的17个曲目中,有8首是第一次在新年音乐会上与乐迷见面,剩下的9首中也有7首是只在新年乐会上演出过一次的“冷门”曲目。加演的第一个曲目目前还没有公布,如果“路边社”消息属实,加演的是爱德华的一首快速波尔卡,那么这次音乐会的曲目单中就将史无前例地出现九位作曲家的名字,新年音乐会在演绎施特劳斯家族音乐的传统之上,越来越多的融入了更多其他作曲家的作品。

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合唱团将第一次加入新年音乐会的演出行列,在下半场与爱乐乐团一同演绎“月升小合唱”。

中央电视台从1987年开始转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到现在已经有30年。我从1996年开始收看新年音乐会,到现在已经超过了20年。经历了刚开始的陌生和新奇以及中间的狂热,新年音乐会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我用上面的文字列举完了音乐会曲目单的各项“技术参数”以后,惊讶地发现,对于每一个具体的曲目,我竟然写不出任何文字再去深入的点评它们。那些曾经演出过的曲目,在脑海中的印象似乎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不过我也不打算像以前那样把曲目单上的曲子都找出来复习+预习一遍了,我相信在新年到来的时候,乐团的演绎会让我回忆起那些曾经熟悉旋律,那种与老朋友相见的感觉想必是非常美好的。

期待新年音乐会,也期待新的一年。

最好的简谱编辑排版软件JP-Word

本文是一则硬广告。

上大学时跟同学一起办过一份音乐小报,名为《白桦林》,虽然只办了一期就夭折了,不过在这期小报上试图排版朴树那首《白桦林》的简谱(附带吉他和弦)的经历让人难以忘怀。我那时坚信自己用Word排版复杂版面的水平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但还是被这个简谱排版工作打败了。Word虽然是“所见即所得”,但是那排版好的谱子打印出来时,总是会有那么些对不齐或者走样。那时学校打印店打印一页A4纸的价格是1.5元,不舍得反复打印试验,最终还是通过剪刀胶水才把这个排版任务搞定的。

《白桦林》小报第三版。

《白桦林》小报第三版。由于Word版本和字体的原因,现在看到的跟当年排出来的效果有差别。

上大学时,经常玩一个叫HappyEO的电脑键盘模拟电子琴的软件——强势插入,再打个广告,HappyEO是用电脑键盘(也可以接MIDI键盘)模拟电子琴的最好的软件,没有之一。因为对这个软件的喜爱,我跟HappyEO的作者有着较多的交流,一路见证着HappyEO电子琴和后来的iDreamPiano模拟钢琴等软件的诞生。2003年时,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简谱排版软件,叫JP-Word

实话说,1.0的JP-Word一点也不诱人,粗糙的界面、鸡肋的图片输出和打印功能、封闭专有的文件格式实在不能让我提起太大的兴趣。加上对于我来说,平时几乎没有简谱排版的需求,所以对这个软件并没有太高的热情。接下来两三年时间,JP-Word慢慢升级到了3.0,功能丰富了一些,但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

一下过了十年,JP-Word的作者突然告诉我,JP-Word出了4.0的新版本。这个脱胎换骨的新版本,着实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JP-Word 4.0界面预览

JP-Word 4.0界面预览

不像五线谱打谱有自由的Lilypond,还有Overture、Encore等强大的商业软件。市面上简谱音乐软件并不多,优秀打谱软件更是少之又少。之所以我敢在文章标题上把JP-Word说成是“最好的”,个人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 独创的的“切换音符时值组合”功能。常见音符的时值组合不用一个个手工调整,音符输入后按几下空格键就自动组合好了。
  • 强大的歌词编辑功能。支持歌词自动对位,谱打完,歌词一打上去就自动对齐到它该去的地方。
  • 支持矢量PDF的输出。而且排版结果不管是布局还是字体,都非常美观,放到专业环境下用也毫无压力。
  • 开放的JPW-ABC格式。一改以前用专有格式的方式,新版本用了开放的纯文本来描述乐谱,为二次开发提供了便利。

JP-Word简谱编辑软件不是完全免费的,免费的版本只提供了部分主要的功能集,但折腾党可以通过手工写JPW-ABC的方式实现几乎全部收费版本的功能。

缺点也是有的,比如目前不支持直接播放乐谱和MIDI导出。不过Thanks to开放的JPW-ABC格式,完全可以写个简单的脚本,把JPW-ABC文件转换为MIDI文件。我正在尝试写个简单Python脚本,把JPW-ABC转换为Lilypond格式,然后借助Lilypond,可以直接生成对应的五线谱和MIDI文件。有兴趣可以关注我的Github项目jpw2lilypond,不过目前上面还只有一个很垃圾的Prototype(对象建模建错了,虽然基本功能在,但已经没办法往下写了),而且现在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开发进度一定不会很快。

JP-Word 4.0的功能介绍与使用说明:http://www.happyeo.com/intro_jpw.htm

下载JP-Word 4.0免费版的地址:http://www.happyeo.com/downloads_jpw.htm

注册JP-Word的方法:http://www.happyeo.com/register_jpw4.htm

关注2016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曾经关注过的那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关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2016年将是我第21次收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直播。

2016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由拉脱维亚指挥家马里斯·杨松斯(Mariss Jansons)执棒,他2006年第一次登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史无前例的在一场新年音乐会中演绎了23首乐曲。而他在2012年的再次登台,又打破了这个纪录,达到了24首。

2016年新年音乐会曲目的单的正式消息来得特别晚,直到上周才在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官居网上放出。总共21首。其实一个月前就有小道消息放出了这个曲目单,不过在这个谣言满天飞的时代,我还是等正式消息再来写这篇文章。

2016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2016维也纳新年音乐会CD封面

上半场:

  • 01 – Robert Stolz – UNO Marsch – 国际联合进行曲
  • 02 – Johann Strauss II – Schatzwalzer; op. 418 – 珍宝圆舞曲 (2003, 2009)
  • 03 – Johann Strauss II – Violetta-Polka française; op. 404 – 维奥列塔法兰西波尔卡
  • 04 – Johann Strauss II – Vergnügungszug; Polka schnell; op. 281 – 游览车快速波尔卡 (1970, 1982, 1987, 1992, 2001, 2005)
  • 05 – Carl Michael Ziehrer – Weana Madl’n; Walzer; op. 288 – 维也纳的少女圆舞曲
  • 06 – Eduard Strauss – Mit Extrapost; Polka schnell; op. 259 – 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 (2000)

下半场:

  • 07 – Johann Strauss II – Ouverture zu Eine Nacht in Venedig – 威尼斯之夜序曲 (1994, 2001, 2009)
  • 08 – Eduard Strauss – Außer Rand und Band-Polka schnell; op.168 – 激动万分快速波尔卡
  • 09 – Josef Strauss – Sphärenklänge; Walzer; op. 235 – 天体乐声圆舞曲 (1954, 1964, 1979, 1980, 1983, 1987, 1992, 2004, 2009, 2013)
  • 10 – Johann Strauss II – Sängerlust-Polka française; op. 328 – 快乐的歌手法兰西波尔卡(维也纳童声合唱团)
  • 11 – Josef Strauss – Auf Ferienreisen; Polka; op. 133 – 假期旅行波尔卡(维也纳童声合唱团) (1988, 1995)
  • 12 – Johann Strauss II – Fürstin Ninetta – Entr’acte zwischen 2. und 3. Akt 轻歌剧《侯爵夫人尼奈塔》第三幕间奏曲
  • 13 – Emil Waldteufel – Valse-España; op. 236 – 西班牙圆舞曲
  • 14 – Joseph Hellmesberger/Vater – Ball-Szene 舞会场景
  • 15 – Johann Strauss I – Seufzer-Galopp; op. 9 – 叹息加洛普 (1991)
  • 16 – Josef Strauss – Die Libelle; Polka Mazur; op. 204 – 蜻蜓玛祖卡波尔卡 (1954, 1983, 1989, 2000, 2002, 2008)
  • 17 – Johann Strauss II – Kaiser Walzer, op.437 – 皇帝圆舞曲 (1975, 1982, 1987, 1991, 1996, 2003, 2008)
  • 18 – Johann Strauss II – Auf der Jagd; Polka schnell; op. 373 – 在猎场上快速波尔卡 (1954, 1979, 1988, 1993, 2005, 2010)

加演:

  • 19 – Johann Strauss II – Im Sturmschritt; Polka schnell; op. 348 – 飞奔快速波尔卡 (1990, 2004)
  • 20 – Johann Strauss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p. 314 –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 21 – Johann Strauss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 拉德茨基进行曲

每次看新一年的曲目单时,总会在脑中冒出两种想法:“又来”、“这是什么鬼”。这恰恰就是对每届新年音乐会不变的期待:期待看到经典曲目的全新演绎,也期待在这个舞台上见到更多新的作曲家、新的作品。

2016年新年音乐会引入了三位新的作曲家的作品:罗伯特·施托尔茨的《联合国进行曲》、埃米尔·瓦尔德退费尔的《西班牙圆舞曲》以及老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的《维也纳的舞会场景》。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的舞曲作品在历年的新年音乐会上已经多次出现,而他父亲老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的作品还是第一次出现,不知道会带来何种耳目一新的感觉。除此之外,非施氏家族的曲目还选择了齐莱尔的《维也纳的少女圆舞曲》,这也是一个首次在新年音乐会上亮相的节目。

2016年是爱德华·施特劳斯逝世100周年,指挥和乐团特别选择了两首爱德华的波尔卡舞曲,纪念这位施特劳斯家族最小的成员。不过群众呼声很大希望能听到的爱德华的圆舞曲作品依然没有露面。

指挥杨松斯在2012年时请来了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小朋友们,这个拥有500多年历史的合唱团的小歌唱家们,在2016年的元旦将又一次用他们的天籁之声征服全世界的听众。

2016年的曲目中有几首耳熟能详的“又来”曲目,比如:《游览车》、《天体乐声》、《蜻蜓》、《皇帝》和《在猎场上》,当然这些就算是新年音乐会的经典作品了。看到名字与旋律一样优美的《天体乐声圆舞曲》,又不禁让我想起所谓“天体乐声大魔咒”了:在新年音乐会历史上,波斯科夫斯基、卡拉扬、克莱伯、穆蒂这几位大师在演完这个曲子以后就都没有再上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了。只有马泽尔和巴伦博伊姆破解了这个“魔咒”,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首次登台新年音乐会时就指挥演奏了这个曲目。扬松斯是我很喜欢的指挥家之一,我可真心希望他不要被这“魔咒”所困。

2016年是我收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直播的20周年,对1996年洛林·马泽尔在新年音乐会上第一次用中文“新年好”向全世界问好的场面仍然记忆尤新。十周年的2006年前后,我在QQ的“施特劳斯之声”群和一些论坛认识了Duckula、苏大米、JosefKitty、king_zhd、定定、蓝色多瑙河等很多有相同爱好的朋友,并且花了很多时间通过各种渠道尽可能收集了历年新年音乐会所有录音录像资料,估计是那时在网上可以找到的整理得最完整的一套录音资料了。2015年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创办的75周年纪念,两个月前SONY为此出版了一套维也纳新年音乐会75周年曲目全集CD, 收录所有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出过的曲目,还特地补录了所有早年没有录音时演出过的曲目。拿到这套CD,回想起以前一首首曲子的寻找的日子,颇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