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年好

2019年,我做了这些事

– 网络生活

博客疏于打理,只剩下交作业的两篇了。有比没有好,至少说明这个博客及其主人还活着。博客总访问量持续下跌,为16230 PageView。饭否消息24条,其中照片8张。

由于豆瓣网关闭了API(也可能只是封禁了我的API Key,但是联系豆瓣无果),calibre中的豆瓣元信息插件就不能工作了。目前来看,改成直接爬网页的方式可能会比较靠谱。虽然用户的呼声很高,然而我个人最近没有时间投入开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不能用了。如果有哪位朋友有兴趣,可以尝试开发一下,应该并不困难。

– 一小堆数码产品

三个华为Mate 20 6+128:爸爸、妈妈和我自己都用上了。各项指标都很均衡的水桶机,电池给力、相机够用,在5G真正发挥威力前过渡一下还是合格的。年末时的价格只有年初时的不到1/2,可谓是真香机了。没有买Mate 20 Pro/P30系列/Mate 30系列的原因是“LCD永不为奴”。中间还尝试买过一个Mate 20X(4G版),试用了一天就出了,屏幕不能忍,而且太笨重了。另外还买了荣耀V20和荣耀8X,帮其他家人买的,没有体验心得。

Retroflag GPI Case树莓派掌机:外壳背后的核心是一块Raspberry Pi Zero W。到手后大概总共就玩了三天的GameBoy Color版的塞尔达传说之织梦岛——怀念了一下这个刚上大学时玩过的这个游戏,然后就吃灰了。原因很简单,没时间玩。

一个山寨的无线小键盘,似乎没有什么名牌的产品有对标的产品。用于偶尔调试树莓派、路由器或机顶盒,很便宜但异常好用。另外手机上接个USB Type-C转Type-A的适配器后也能在手机上用,有时出门不带电脑也能更方便地用手机SSH处理一些紧急的问题了。另外还买了一个山寨的HDMI触摸屏,也是用来接嵌入式设备偶尔用用的。

大疆OSMO Mobile灵眸手机云台3,冲动消费,目测也有吃灰的潜质。不过在有使用场景的情况下,确实还是挺好用的。有了稳定器并不能天然就拍出更好看的视频,需要一段时间的练习和适应,不然乱晃的话,拍出来的视频会让人看上去更头晕。

口袋阅电子书,冲着免费拿去的,当然后果就不出意外地没有完成打卡任务被反薅了。产品其实凑合还能用,看文字类的电子书还是可以的,只不过性价比太低了。

BOSCH GO电动螺丝刀,真难用,到手解毒。这类工具多半还是传统的好用,随意地创新就是个坑。因为是京东夺宝岛搞来的,价格不高,所以第二天就加了几块钱闲鱼出掉了。

– 旅游

千岛湖酒店躺尸两次,千岛湖真是个没啥好玩的地址。其中有一次还去坐了船上岛,我已经把坐船上岛这件事想得足够无聊了,但没想到岛上比我想象的更不好玩。

安吉江南天池滑雪,山上酒店很破。滑雪还是需要有会的人指导一下,然后就是必须上雪坡体验。在平地上练习不会有什么成效,而且会非常无聊。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一晚游,去聆听了穆蒂与芝加哥爱乐乐团的演出。演出精彩,不虚此行。

– 其它

我的第一本O’reilly动物封面书译作最终还是没有出来,一方面是因为交稿晚了一些,另一方面是为了给《基于Apache Flink的流处理》一书让路。Flink这本书我三年前就跟编辑敲定了版权,但因为原著拖拉到了2019年才出版,加上我自己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变化,所以把这本书由Flink China社区转交给Flink Committer 崔星灿翻译了。为了赶上11月底召开的Flink Forward Asia 2019大会,译者和出版社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可惜最终还是晚了两周。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版了质量如此之高的热门技术书,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发现O’reilly开始推新版的彩色动物封面书,加上自己正在好学习Kubernetes开发,于是又手痒开始翻译另一本Kubernetes编程方面的书,就当是边译边学了。目前进度有点Delay,但是翻译工作已经完成,正在审阅阶段,期望2020年内能顺利出版。

2020新年好》上有3条评论

  1. 译书真是相当的辛苦。
    自己看懂了句子,和换一种语言准确描述出来还真不是条件反射就能做到的简单事情。

    • 确实如此,我一度认为译书(特指技术书)是个体力活,只要有真心的投入就能做好。后来发现真不是这样,有些人确实不具备驾驭书面语言的能力,他能准确的理解原著的内容,但无法用中文把这些信息表达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