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印象-走马观花(3)

我写连载向来虎头蛇尾,又拖了有一个月了,赶快把这个连载的最后两篇写了吧,不然又是烂尾楼了。

Picasa Web相册这几天算是被彻底和谐掉了,正在考虑迁移方案。不过这篇文章中还是只少量贴图,免得我的Blog变成一个“图多杀猫”的地方。

中国城

要不是受人之托要去中国城买东西,如果在旧金山观光,个人认为中国城不去也罢。在旧金山华人的比例本来就非常高,商场、景点、街头处处可以遇见华人。

本来想在Powell St.搭叮当车去中国城,却发现周末叮当车的客流远远大于平时,排队很长。为了节省时间,就直接走去中国城吧。虽然距离不远,但却是连续的上坡路段,很累。

走在中国城的街头,感觉大概跟走在香港街头比较接近。满耳朵都是比英语还难听懂的粤语。在中国城街头,有不少叫卖蔬菜或水果的商店或市场,这点绝对是在中国城以外的街头难以看到的,很有中国味。

通常都是空空荡荡的Mumi公交车,在中国城的路段也常常可以坐到客满甚至于有人站着。选择坐公交车也许跟收入有关系,但很大程度上也许也还是更跟人们的习惯有关吧。

九曲花街

离开中国城,重新搭上叮当车,拐几个弯就到了旧金山著名的Lombard Street,常常被翻译成九曲花街。

九曲花街是Lombard Street夹在Hyde St.和Leavenworth St.中间的那一段,为自西向东的下坡单行道,坡道达到27度,所以只能是修成弯弯曲曲的形状,以便把坡度降为16度左右。

3月初显然还没有到百花绽放的最佳时间,所以整条九曲花街上只有一片片的绿色,相比鲜花盛开的时候来说显得单调了不少。

九曲花街,从东向西看

九曲花街,从东向西看

斯坦福大学

下午搭乘城际列车CalTrain,到达Palo Alto,也就是斯坦福大学所在的地方。

相比连大门都找不到的伯克利,斯坦福大学明显更有大学的气质。从Palo Alto车站下来,沿着Palm Dr直行就可以到达斯坦福的大门。Palm Dr沿路是两排很有意境的大树,而斯坦福门口的那片翠绿的大草地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斯坦福大学最著名的建筑,应该就算是古老的教堂和胡夫塔了。胡夫塔高87米,1941年斯坦福建校50周年时落成,是胡夫学院的一部分,它是由美国第31任总统胡夫所设立的。

斯坦福的校园相当的紧凑整洁,建筑风格也比较统一,不像伯克利那样是个大杂烩。校园里有个小土坡,上面有一潭水,如果换个好听的说法,就是“校园依山傍水”。

斯坦福大学教堂和胡夫塔

斯坦福大学教堂和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