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通联与UCDChina书友会

昨天终于拿到了电台执照和呼号,BG4XTR就是我的呼号,如果用字母表示法(防止在通信中听不清楚,相当于中文中把数字0读成“洞”把7读成“拐”)读就是:Bravo, Golf, Four, X-ray, Tango, Romeo,除了X-ray读起来不是那么爽快以外,其它发音还比较清楚,不错不错。

与BG4XPH相约,今天上山通联,于是又是起了一个早,我们选择从板仓街39号的登山道上山,终于又探索了一条新路,这条路沿途的风景还是不错的。不过似乎这条登山道也比较容易走,而且没多远就跟白马公园那条道殊途同归了。正好还听到有人在林子里吹笛子,音乐很悠扬,感觉很好。

到达山顶,正好赶上宁杭动车D472东站通过,在山上又一次远距离迎接CRH1的到来。今天天气一般,气温8度,能见度4500米,有薄雾。本想用相机的长焦来追踪,结果变焦结果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唉,关键时刻还是直接用人眼看最管用。很快的迎来D32通过(今天是CRH2重联)和返杭D471通过以后,终于切入正题,开始我们的通联活动。

首先呼叫的南京中继,第一次做通联,紧张还是难免的,幸好呼叫流程已经烂熟于心,顺利呼出CQ。很遗憾,没有回音,似乎有人有应答,但却完全无法抄收。第一次呼叫就这样壮烈的失败了。

如果每成通联都很顺利,那无线电运动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大家不如没事就打电话玩好了,就算打到美国,也一定是语音清晰,接通率很高。所以还是要胜不骄,败不馁,选择扬州中继作为第二次尝试的目标,BG4XPH先尝试,很顺利的呼叫到扬州的BG4UEF,对方使用的是的车载电台,效果很好。今天信号传播不错,很快我也通联上了扬州的BG4ULA,兴奋之余不免也乱了阵脚,不但忘了互相通报信号报告,甚至于一时语塞,只好很快的结束了通联。扬州的朋友很热情,很快有BG4UDK回呼,这次稍稍有了点感觉,终于正确的完成了通联的过程,还附带讨论了一下天气,并且他建议我再尝试一下镇江的中继。

相比扬州59(语音清晰,信号强)的信号,镇江的信号要勉强的多,不过几次尝试后,还是成功的通联了BG4UKC,遗憾的是信号报告报的有问题,在有那么大背噪、语音也不很清晰的情况下我给他错误的报了55(语音清晰,信号中等)的信号,唉,还是不熟练啊。

接下来尝试的合肥中继,用我的电台勉强可以打开合肥中继,但信号强度大概不到3,几乎完全无法抄收对方的信号,所以放弃了呼叫的尝试。

重新尝试南京中继,很快得到BG4RDC和BG4WIB的回应,呵呵,这个通联可能是最没有成就感的,南京中继的天线都近在咫尺,再通不上也太说不过去了。

最后尝试的是仪征中继,信号非常好,可惜没有友台回应,于是同行的BG4XPH就上去给了我回应,呵呵,我们相距不到2米,却把信号发到30多公里外的中继上转发,嗯,太浪费无线电频率资源了,于是也很快的结束了通联。

因为时间的关系,下午下山还有活动,不得不很快的结束了通联活动。总结一下,还是不熟练引起了不少的问题,加上准备也不是很充分,在现场有点手忙脚乱。甚至都没有想起来要跟友台交换卡片……不过不管怎么说,第一次就通上了3个地方的朋友,也还算有收获吧。匆匆吃完午餐,下山。

第一次去青年旅馆,感觉真的不错,周围的景色都很漂亮,只是天上下起了小雨,而且天空有一些阴霾。今天去青年旅馆的原因是UCDChina的书友会,儿时的好友Junchen现在从事有关设计方面的工作,并组建了团队,研究“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UCDChina每月进行一次书友会,大家一起聊聊对某个话题的心得。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参加这次活动的,不管怎么说,对于设计,我始终还是一个门外汉。

今天的话题是“改版”,居然不幸的从我开始发言,经历了一番语无伦次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感觉,嗯,不过我还是得承认,很肤浅。原因是不言而喻的,其实不完全是我太simple,some times naive,而是很多问题我都根本没真正去思考过。BG4XPH原来计划下午去探访地铁二号线马群车辆段工地,但由于体力问题放弃了,也参加了这次聚会。轮到他的时候,我反而倒有了一些思路,于是给他抛了一块砖,问问他对于二号线开通以后南京地铁线路图和售票系统的改版问题的看法。这个问题我们都是思考过的,所以比较有讨论的余地。真的不亏为设计师们,对于这个除了车迷以外一般人不会怎么去思考的问题,在座的朋友也讨论的相当的热烈,甚至Junchen同学对这个问题以前还真有过研究

讨论的很热烈,大家都以自己的经验来谈对“改版”和改版相关的问题的理解,也颇有一些精彩的段落,不过时间总是流淌的太快,在大家还没有尽兴的时候,时间已经从下午茶时间到了晚餐时间,旅馆的工作人员开始请我们离开,或者选择价格相当不菲的会议室继续讨论,于是聚会只能选择一个意犹未尽的结尾了。

总的来说,下午的讨论还是很有收获的,一个核心的论点就是,对于改版,为什么要改,改什么,怎么改等等的问题其实都是围绕“利益”两字来进行的,这个利益可能是指对用户的benefit,也可能是企业从改版中可能得到的利润,也可能是开发者从改版中得到的收获(比如技术提高、维护成本降低)。在决定要不要改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就是对于利益的分析不透彻,或者是每个人对利益的理解的不同,才会产生很多的分岐,所以有效的沟通在这个过程中也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从网站、软件的改版,也可以联想到每个人对自己人生的改版,其实它们之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这个话题在聚会中因为时间关系只是开了个头。其实这个话题我倒还是有一些感想,因为感觉自己这一年对自己的改版还是做的挺多的(今天能来参加这个聚会也绝对是改版的一种表现,放在以前我一定不会参加的),而且确实也面临过或面临着不少的类似的问题,不过这个话题比较大,这里不展开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首次通联与UCDChina书友会》上有6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十年(上) | 李凡希的Blo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