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Stallman杭州行

我是来给Blog除草的,写个流水账。

5月初,终于磕磕碰碰地把Richard Stallman的传记《Free as in Freedom》翻译完了给出版社交稿了,想找他老人家写个序。他的回答还真是干脆:“没问题,我有空一定写。不过你们别等我的序啊,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写好。还有,你们能不能把这书在两周内给印出300本来啊,我马上要来中国做6场演讲,我要用!”

虽然我清楚的知道在两周内把一本刚翻译完连错别字都没改完的书出版出来是不可能的,不过还是马上与徐继哲联系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变通的方法。徐继哲和哲思社区是RMS这次中国的行程的策划者。很意外的得知,RMS这次不但要来杭州和南京,还要来阿里巴巴。于是,我联系了公司负责接待RMS来访的同事,争取到了协助组织这次活动的机会。

所谓协助组织,主要也就是协助审阅活动宣传文案、挑选RMS演讲的提问环节的问题。不过,也别小看这点事情,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RMS的自由软件运动,大部分人更是把自由软件运动和“开源”混为一谈。事实上,我很早以前就说过,我其实不喜欢RMS带有宗教气息的自由软件运动。不过既然是邀请人家来做演讲,那还是投其所好吧。我努力的把所有文案和问题都重新组织了一遍,尽可能避免“开源”等会让RMS情绪激动的词语的出现。

19日一早接到RMS一行,按活动流程,先带他参观园区并给他简要介绍一下阿里巴巴集团。直接就碰了第一鼻子灰:“介绍要花多久?我不想听,我的时间很宝贵。”不过这倒也给我减轻了不少压力,于是这个参观介绍环节就简化到了不到十分钟时间。

合个影,RMS表示说,如果在合影中出现公司的名字或Logo,就不能把照片公开发布。我开玩笑说,我们可以把公司的Logo“Photoshop”掉再发布。这话显然激怒了他,“你在说什么?Photoshop?你应该说,GIMP,GIMP,GIMP!”

途径阿里云的办公区域,我介绍说这是“Alibaba Cloud Computing ”。RMS立马批评说“Cloud Computing”是一个很含糊其辞的词语,我们不能这么说,blah,blah。事后我回忆了一下,19日一天内,他给不同人总共讲了四遍为什么“Cloud Computing”是一个不好的词。

途经连接两幢楼的连接平台,RMS和他的女朋友被平台上的植物和鲜花所吸引,停下来拍照。我又嘴贱了,我说,过会儿吃完午饭离下午的演讲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在园区散散步,还有更多美丽的植物和花。“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有很多Email要回复,我没有时间散步!”RMS说。

早上的小范围圆桌会议后,公司活动组织者开始请RMS在一些T恤和图书上签名,作为下午的演讲活动的礼物。这个事他们先前没有跟我商量,所以我也没想到要提醒他们注意事项,结果就是我意料之中的:RMS拒绝在非自由的图书上签名,也拒绝在印有公司Logo的T恤上签名。

还好我自己倒是有备而来,事先印刷了几本《Free as in Freedom》中文版草稿。因为这本书使用GFDL许可证,RMS欣然在上面签名,不过他反复强调,请出版原书第二版的中文版,别出第一版,因为第一版中有很多错误。可惜这个事不是我和他可以说了算的,所以就只好先搪塞过去了。RMS的女朋友对这本书很感兴趣,同时她似乎对GNU网站的翻译工作也很关心和了解,希望我们能把GNU网站的翻译工作做得更好,翻译更多RMS的作品。不管怎么说,签名版《Free as in Freedom》到手了。难道我会告诉大家这就是我对这次活动这么积极的原因吗?

RMS的签名和他的Pleasure Card

RMS的签名和他的Pleasure Card

午餐,RMS真是个吃货。嗯,吃饭时他还把他不离身的龙芯笔记本电脑垫在盘子下面,弄得全是油。

下午的演讲,参考我另外整理的演讲实录,没啥新意。不过拍卖环节气氛还挺热烈,RMS真会卖萌啊,于是一个Baby GNU公仔拍出了550元的价格。提问环节完全没有按流程来,现场提问时不时蹦出“开源”一词,惹得RMS很是生气。他大声说“I am for 自由软件!”,全场大笑。

与RMS同行的,还有一位日本朋友,Akira Urushibata。2008年我在上海复旦大学召开的哲思自由软件峰会上听过他有关汉字哲学的演讲,记忆犹新。所以,当大家的焦点都在RMS身上,完全无视Akira的存在时,我找到不少机会与他进行了交流。Akira虽然不太会说中文,但他对汉字以及中国文化还是有很深的认识。Akira下午没有进行演讲,而晚上我赶到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活动现场时,也已经错过了他的演讲,颇为遗憾。浙大的活动现场也很火爆,不过我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一遍RMS的演讲了,所以RMS演讲时,我就在会场外面跟继续跟Akira聊天,他跟我讲了不少中国历史,很多我都不知道,非常汗颜。Akira还送了我一本他的书,签完名,他问我要不要在上面再给我写点什么。我一时语塞,他想了想说,“我给你写个‘庖丁解牛’”。

接待RMS一行花了我大半天时间,整理演讲内容摘要也花了不少时间,后果就是忙上加忙了。经验告诉我,我总是越忙越写Blog,所以本流水账也诞生了。嗯,这事儿应该就到此为止了。

Richard Stallman杭州行》上有10条评论

  1. RMS 還真如傳聞中的脾氣火爆啊……

    早知道就向你索取中文版了,我只得到了 RMS 在海報上簽的名。

    RMS 的女朋友漂亮不?網上只能搜到一個不清晰的側影照。

    • 有海报签名也不错了,一般他不签海报的。

      其实你可以自己打印本英文版的让他签的。中文版从法律上来说,GFDL的,随便传播。但从人情世故来说,还是多少会涉及到出版社的利益,所以我暂时没有高调公开相关的内容。

      RMS的女朋友在浙大会场应该也能见到啊,在外面卖GNU纪念品那位有点肥的老外,年纪也不小了。

  2. 你好,我从Google搜索「free as in freedom 翻译」来到了这里。请问这本书的中文版大约什么时候能上市出售呢?十分期待看到中文译本。

    谢谢!

  3. 博主博客很有意思,已经加了收藏夹。
    另外请问,我看网上新闻,树莓派B+已经发布了,不知道国内什么时候可以买到?刚接触树莓派的菜鸟。

    • 谢谢支持。新版的树莓派其实实用改动并不多。可以关注一下element14的网站或万能的淘宝看看什么时候有出售,估计还得过段时间。

  4. 去浙大听了RMS的讲座, 想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这本书, 话说莫非翻译的是原书第一版吗

    • 现在这本书仍在出版社编辑阶段。

      因为合同和法务相关的一些问题,这次出版社出版的会是第一版。第二版的翻译其实也基本上完成了,后续可能会在网上直接放出电子版。

  5. Pingback引用通告: 2015新年好 | 李凡希的Blo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